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家印象

风景这边独好

 
 
 

日志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2015-01-03 12:0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观摩经典拜菩萨     展馆祈福迎新年——细品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印象
 
  1月2日,新年假期的第二天,椰城的天气不冷不寒、不晴不阴,适合出游,俺和母亲前往海南省博物馆观赏了由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主办、四川博物院与海南省博物馆共同承办的《大千世界——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从去年11月15日为庆祝成立开放6周年而举办此次展览,共展出29件张大千的敦煌临摹画作,皆为四川博物院的馆藏精品。一则因展出次日就要结束,而是跨年之夜上海外滩的踩踏惨剧让人心惊肉跳,前来拜谒一下大师作品,祈求菩萨保佑“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敦煌石窟艺术是现代中国美术家心目中的“圣地”。敦煌的发现,为20世纪中国美术史观的发展、美术语言的探索、美术创作的推进,提供了生动而意味深长的经验。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朝圣”敦煌,从古老而意义常新的敦煌石窟艺术中寻求启发,已成为所有中国美术家乐于履行的“圣职”——张大千先生的敦煌临画就是其中具有典型意义的案例。   

  张大千是上世纪中国画坛富有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也是第一个到敦煌临摹壁画的中国专业画家。1941年春,在国人尚不知道敦煌时,张大千怀着对艺术的追求和对宗教的虔诚,携弟子和家人来到敦煌,于人迹罕至的戈壁沙域风餐露宿,殚精竭力,面壁三年,临摹了276幅壁画。不仅如此,张大千对石窟的结构、彩塑与壁画的内容、多少、大小均做了文字说明,还做了年代考证。他从敦煌艺术宝库中汲取营养,形成独具特色的画风,影响遍及海内外。
  
  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下,张大千先生对这座中华民族的艺术宝库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的作品真实反映了原作壁画的清晰影像以及绚丽的色彩,人物形神兼备,无论是佛像、飞天,还是夜叉、供养人等形象,均具有艳丽的色泽,充盈着生命的质感。但张大千敦煌之行更主要的成就在于,通过他对于中国绘画艺术渊源的分析和论证,创立了中国艺坛上的“敦煌画学”。 

  在李永翘先生的“评论”《大千世界:张大千的艺术人生和艺术魅力》里,有过对大千先生此次壮举的详细介绍和评价:到了四十年代初,张大千为了追寻中国绘画的发展源流,主动舍弃了在成都的舒适生活,自费前往西北戈壁里的敦煌临摹壁画。在敦煌的近三年中,张大千耗费巨款,又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种种巨大困难,经历了多次的生命危险,苦苦面壁,为敦煌石窟的文物保护、调查、研究、编号等等做了大量极其重要的工作,由此揭开了中国石窟艺术的现代科学保护与研究工作的序幕,并直接促成中国第一个石窟艺术的保护与研究机构——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今敦煌研究院的前身)的正式成立,为敦煌艺术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张大千在敦煌期间,还采用最为困难和最为艰苦的复原临摹法,经过千辛万苦,共临得敦煌历朝历代的精英壁画共三百幅左右,随即在兰州、成都、重庆等地举行了规模浩大的“张大千临抚敦煌壁画展览”,顿时轰动了全国,成了抗战时中国文化艺术史上的一件大事。从此,伟大的敦煌艺术宝库才广为国人所知。而张大千临摹的这些精美的敦煌壁画摹品,不仅成了中国的又一批无上国宝,同时也极大地振奋了抗战中的民心,增强了民众的爱国热情,更加坚定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乃至当时参观了“张大千临抚敦煌壁画展览”的无数人们曾纷纷表示说:“看了张先生的画展,使我们深为激动,深受鼓舞,我们一定要打败倭寇,坚决保卫好祖国的每一寸领土,坚决保护好祖先留给我们的无比珍贵的历史文物和无限光辉灿烂的民族文化遗产!”

  而从敦煌回来后,张大千在大力宣扬敦煌艺术的同时,还更加努力学习和继承敦煌文化艺术遗产,并将之发扬光大与推陈出新。这使得他的画风又为之一变,由早期的清新俊逸之画风,进入了复笔重色、瑰丽雄奇之境界。这从而使他登上了其平生艺术的第二座高峰,并给当时的中国画坛吹来了一股新风,在全国的文化艺术界都产生了轰动和极其重大的影响。这也正如我国的敦煌学鼻祖、著名学者陈寅恪先生所言:“大千先生临摹敦煌北朝唐五代之壁画,介绍于世人,使吾侪得以窥见此国宝之一斑,其成绩固已超出以前研究之范围,更何况其天才特具,虽是临摹之本,兼有创造之功,实能于吾民族艺术上别辟一新境界,其为敦煌学领域中不朽之盛举,更无论矣!”

  2014年11月17日《海南日报》发文《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气韵凝神粹》,对画展进行了文图并茂的推介。“驻足于海南省博物馆2号展厅大幅临摹敦煌壁画之面前,看变幻如云霞流散般的惊人色彩,看画中人惟妙惟肖的神情与姿态,那一幅幅巨擘,仿佛让人置身在如梦般的雾霭迷岚之中,怎能不惊叹造物者之神奇!该要有何等的气韵,才能造就这许许多多壁画的神灵纯粹?”
  
  文中对那幅宽达2.23米的《盛唐·飞天横披》推崇备至:飞天是歌舞散花之神,头戴宝冠,身披长巾,下穿朱红罗裙,臂戴钏,手戴镯,双手捧莲,仰首凝视作献花的姿态。飞天从空中飘逸而降,翠绿的披带和朱红的罗裙随风飞扬,使人们不仅看到了飞动的形体,也能感受到运动的气势。“无论从线条、造型、赋彩等方面来看均是完美无暇的,它以简约而华丽成为又一精品之作。”章佩岚说,临摹敦煌壁画,也是张大千画风之变的重要转折点,从敦煌壁画之后,先生画风由早年的清丽雅逸,变为富丽堂皇。无论是佛像、飞天、还是夜叉、供养人等形象,均具有艳丽的色彩,充盈着生命的质感,使之成为日后中国泼墨画风的发端。

  文章还为人们讲了“天价壁画背后的故事”:到了敦煌莫高窟后,张大千被满壁彩画和精美的彩塑慑服。他对石窟壁画进行了编号,成为靠个人之力为敦煌石窟编号的第一位中国人。他以祁连山的水流方向,从南到北、由低向高、再由北向南、由下至上往复进行,共编309号。还在此基础上完成了20万字的《敦煌石室记》。

  在艰苦的岁月里,莫高窟洞内光线阴暗,壁画色彩多已褪败,在摹制壁画时,张大千克服了重重困难。他常常一手持烛,一手执笔,或立于木梯,或蹲或躺卧于地,经数十次观研之后方才落笔。也为此打趣说:“看我们这些的样子,就简直跟犯人一样啰,跑到这里来受徒刑,而且还心甘情愿!”

  临摹工作在张大千先生的指导下,由他和学生分工合作、分步临摹完成。由于壁画年久色褪,他要推断出原色,在摹品上涂以本色,程度复杂。所以,摹品有的需费时两个多月方能完成。“躲避过土匪,遭遇过恶狼,张大千可以说为艺术倾尽了心力。”章佩岚说。

  现场的展版上有着详尽介绍大千先生的此次行动:他携带各种器具,同两位夫人杨婉君、黄凝素,次子张心智以及画家孙宗麻、萧建初、谢稚柳等远赴敦煌,偏居两年多摹习壁画。

  张大千先生一行去敦煌时,先乘小飞机至兰州,然后换汽车,骡车入敦煌。其路线为:成都——兰州——青海塔尔寺——兰州——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安西——敦煌。居上寺。

  为了做好临摹的充分准备,先生托友人从塔尔寺等地购买的画布、纸笔,胶粉,以及自西藏运来的石青、石绿、朱砂等矿物颜料;又从西宁兰州等地采办日用品,这些开支估计近万元,前后动用了七八十辆驴车才运至敦煌。

  1942年,先生又专门从青海塔尔寺聘请了藏族喇嘛画师,昂吉、三知,格郎、罗桑瓦兹、杜杰林切赴敦煌,帮助准备画布和调制颜料。喇嘛画师用绝技制成的画布天衣无缝,布面光滑;自制的佛画颜料历久不变;金粉的亮度绝无仅有;木炭条细如发丝,宽如面条,刚柔适度。所以藏族喇嘛画师的鼎力相助是不可缺少的。

  敦煌生活清苦艰难,日常所需皆托朋友帮助购买,每三四天便要运一车生活用品至莫高窟。另外先生还带领大家开荒种菜、养鸭改善生活,为了照顾藏、回,汉不同民族的饮食习惯,先生特别开了三个灶。冬天敦煌气温最低可达零下二三十度,他们不得不雇了二十多头骆驼,到两百里外的沙漠中寻抬枯木,以供做饭、取暖之用。这一带还是有土匪出没,为安全之计,先生不得已请了一连当地驻军做护卫,全部费用皆由己出,为维护开支和供养四川的家人,先生每次深夜还在赶绘作品,以寄回四川托朋友代售,尽管如此,仍在台高筑。

  敦煌之行,粗计耗资5000黄金。日后为还债,先生只得将珍藏的两百多幅古画忍痛出售。

  临摹工作在大千先生的指导下,由大家分工合作,分步临摹而成。
  一,将玻璃纸覆在壁上用铅笔或毛笔勾摹初稿。
  二,将玻璃纸初稿贴上画布透映日光,用木炭在画布上勾出轮廓。
  三,勾墨线、敷色。
  四,凡是佛像人物等主要部分,均由先生亲力亲为,其余部分由其他人协助分绘。

  先生强调临摹要一丝不苟地,形神皆备,对壁画中不好的地方不可随便更改,要改应在自己以后的作品中更改,由于壁画年久色褪,他定要推断出原色,在摹品上涂以本色。故每幅摹品皆程序繁复,有的需费时两个月方能完成,小幅也要十余日。

  大千先生在《谈敦煌石室》中说:“敦煌现存之(壁)画,约三分之二已变色,其余完美如新。其用银朱和粉绘色者大都变为黑色,现临摹者,以皮肤为黑色,实为大错,石青,石粉所主会之部现尚崭新,而粉与石彩、银朱均不能混合,一经混合,经久即黑。”

  基于对壁画的色彩方析,大千临画的方法是透过现象,恢复原状。凡现状有变色或破损处,尽可能推测其本来面貌。其目的在于学习古人的造型设色和用笔方法,为己所用。

  在一片赞扬声中俺也看到了一则不同的声音:我的好友@媒体民工韦春雁发在“童乐网(http://www.hxtu.com/thread-2084-1-1.htm)l的评论——《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观后感 》说,看了“大千世界——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作品展”,展厅内踱了半日,深深慨叹敦煌壁画的绝美,但心中更多的是对此次作品展的失望。……海博展所示之临摹作品实难令人叹服。

  见仁见智,实属正常。我对韦兄 ”今日世人只讲大千对敦煌艺术的贡献,而少谈敦煌对大千滋养,终是有失偏颇的“倒是极为赞同的,如展版中所言:大千先生远涉敦煌,能为人所不能,敢为人所不敢,这两年又七个月的时间里,洞悟“法相庄”的艺术精髓,共草摹写了270余幅作品,从敦煌艺术之中他重新觅回了中国绘画的色彩光芒,并使之成为日后泼墨泼彩画风的神旨所在。敦煌之行成就了大千,使其磨砺为器,终成借古开今之大师。

  评论这张
 
阅读(119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