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家印象

风景这边独好

 
 
 

日志

 
 
 
 

小丫纪事(生活随笔)  

2007-10-03 22:5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丫纪事(生活随笔) - 黎家美沙酮 - 黎家美沙酮的博客
“小丫”是一只小鸭,虽说还辨不清公母,却是我娘的“心头肉”,并因此成了我们家的“明星”。
那还是几个月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周末。当时热带风暴正从海南岛穿越而过,呼啸着向北部湾疾驰而去,把琼北低凹处灌了个沟满壕平、一片汪洋。我们村里也成了泽国水乡,雨势稍减,我便和爹娘坐在雨篷下有一搭没一搭地望着混沌不堪的天幕闲聊,忽然从篱笆墙头边的葡萄架下传来几声微弱地“唧唧”叫声,我拨开藤蔓一看,原来,一只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小鸭娃儿,正蜷缩着嫩黄的身子在花架下瑟瑟发抖。
年逾古稀的娘爱怜地从我手中接过了奄奄一息的小鸭子,小心翼翼地侍奉着,可那小东西依然是头不抬、眼不睁。
“扔了吧,娘。不会有啥子希望了。”看着娘走前跑后为小东西忙个不停,我不由得嘟囔道。
“看你说哩!它总归是一个性命。等天晴了打听清楚是谁家丢的,赶紧给人家送回去。”老娘亲一辈子好认个死理儿。
得!老娘亲愿意忙活就随她去吧。想想也是,孙子孙女都在内地上大学,我和媳妇也整日在外面瞎忙,老两口子确实会感到孤独,只要他们能觉得高兴想咋着都行。
不知娘用了什么招数,那小东西竟一天天好了起来,叫声也越来越欢实,活脱脱一个招人喜爱的小玩意儿。
我听娘的话问遍了左邻右舍,也没有找到丢失鸭娃的主儿。
“娘啊,这是老天爷专门送给你老人家的,您就放心地带着吧。”娘高兴地合不拢嘴,爱看《开心字典》的爹还给小东西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小丫”!
小丫真通人性,一天到晚和娘形影不离。娘看电视,它就卧在娘的脚边打盹;娘去院子里给花草剪枝浇水,它笨拙而又麻利地跟着娘去地里捉小虫子;娘去冲凉,它会在冲凉房旁边的水沟里撒欢;就连晚上睡觉,它也非要卧在娘床前的拖鞋里才会安宁……一会儿看不到娘的身影,它就会“唧唧”叫个不停。娘只要说一声“小丫,走”,它就会知道娘是去厨房还是上后院,总是一溜小跑走在前面。我和爹怎么叫它都无动于衷,我也想以小恩小惠笼络它,可它对我喂的鱼、肉闻都不闻,气得我没一点脾气。
小丫不爱吃米,却喜欢吃蚊蝇。它对趴在地上的苍蝇不断发起凌利的进攻却少有斩获,娘便专门让我买了蝇拍去消灭它们,好让小丫美餐一顿。
小丫一天天长大,可全家人对它的性别却意见不一:我说是公的,娘说是母的,但证据都不太充分,只有等它再长大点才好分辨。
有天傍晚,我正在网上冲浪,爹仍然还是在客厅里看电视,谁也没注意到娘去哪儿了。平常这个时辰。娘都是在厨房准备晚餐。忽然,后院传来了小丫的尖叫声,我连忙放下鼠标跑到后院,一看娘歪倒在丝瓜架下,小丫正在旁边惊恐不安地鸣叫。事后才知,娘去摘丝瓜不小心绊倒在地,跟在身后的小丫发出了警报。
由于发现早,娘并无大碍,全家人更喜欢小丫了。可是,小丫却在几天后离开了我们。
一个雨后初晴的日子,小丫原本跟着我娘在篱笆墙边找虫子吃,没一会儿就倒在地上不动了,还没等娘把绿豆水喂到嘴里,它两腿一蹬就断了气。原来邻居早上喷洒农药,药液顺风吹到了我家墙头,小丫吃了被毒死的虫子而大祸临头。
我按娘的嘱咐把小丫埋葬在第一次发现它的葡萄架下。院子里一下子冷落下来,明显感觉娘和爹苍老了许多,我心里不禁酸酸的。人与人之间真诚地相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必定会换来和谐宁静的空间,人与动物,在某些特定地环境下,何尝不是如此?我暗想,不管跑多少地方,我也要给我娘买回一大群小鸭子,以慰藉老人因小丫离去而略显凄凉地心……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